色就是色-歐美setu
当前位置: > 小說 > 校園文學 >

巨屌荒淫录(20)北斗星司

字数:11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20章、原配和小三——双飞刘雨欣和张檬

  第二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此时,在北京朝阳区的一家高级夜店内,一张吧台前,冯楚扬正一个人喝着高级的鸡尾酒,同时正在这夜场之中,寻找着合适的目标。

  就在昨天晚上,他将那个红楼骚货蒋梦婕给狠狠地玩弄了一番,搞的这个骚货今天上午都没法起床,真是爽啊!

  冯楚扬颇为喜欢蒋梦婕这个骚货,虽然没有任何负责任的意思,可是对于冯楚扬来说,日后和这个女人成为炮友,那绝对是爽的很啊!

  而这天晚上,冯楚扬一个人来到了这家高级的夜场,要了一个台子,刚刚才坐在这里不过几分钟,他前世就是混夜店的鸭王,知道在这种场合,最容易找到合适的目标。

  像朝阳区这样的高级夜店,就算是大明星来这里喝酒泡吧,那也是非常的寻常的,而这里也不会有那些无脑的粉丝,在这里拍明星,毕竟大家在夜店,都是玩乐者,而不是所谓的明星和粉丝的那种关系。

  因此,在夜店,你邂逅一个二线女星,甚至一线,那也是不奇怪的。

  冯楚扬才坐下来没一会儿,就有一些女人过来跟她搭讪,不过那种庸脂俗粉,前世冯楚扬已经玩儿够了,此时并没有任何的兴趣,他要的是高等货色,那才过瘾。

  而很快的,冯楚扬就锁定了一个目标,那是一个坐在另一个吧台,正一个人喝酒,身穿淡色露背装的女人,虽然说此时是背对着冯楚扬的,可是冯楚扬还是能看出来,这个女人跟之前搭讪的那些俗物颇为不同的,于是冯楚扬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走到了那个美女的身边。

  而看到那个美女的正面的时候,冯楚扬也不禁眼睛一亮,因为眼前的美女容貌性感,皮肤白嫩,十分漂亮,而且身材也是很火辣的,一对巨大的雪白豪乳在「V 」字型的低胸装里露出大半的乳沟和乳肉,丰满的奶子将衣服高高撑起,真他妈的性感啊!

  而更让冯楚扬感觉到难以想象的激动的是,这个女人的相貌,冯楚扬一眼就认得出来,她也是个明星,自己还熟悉,那就是步步惊心里面的明玉格格,刘雨欣!

  不错,眼前这个美女正是刘雨欣,冯楚扬一眼就认得出来,他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了刘雨欣,心下激动之下,立刻微笑着坐到了刘雨欣的面前,笑道:「这位小姐,不介意和我喝一杯吧?」

  刘雨欣此时已经喝了一些酒了,并且也打发了一些搭讪她的苍蝇,因为她虽然不是什幺良家妇女,结过婚有过女儿,而且在圈子里也混过很久,不是很干凈的女人,可是今晚她却对那些搭讪自己的几波男子很不满意,一个都不想地赶走了。

  而此时,又来了一个新的,不过,这一次的刘雨欣,在打量了一下,冯楚扬这个男人之后,感觉这个男人还不错,身材高大,健美英俊,而且年纪很轻,这让刘雨欣心里有些欢喜,于是笑道:「帅哥相请,怎幺不愿意?」说完,刘雨欣微笑着拿起桌上的酒瓶,喝了一口里面的酒之后,说道,「你敢喝吗?一口喝光!」
  那酒瓶里的酒水还有至少一大半没喝完,而且这酒属于高度酒,一口喝光,一般人估计得醉的不行了,可是冯楚扬却是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你这是在挑战我吗?美女?」说到这里,冯楚扬直接接过酒瓶,咕噜咕噜,就一口把瓶子里的酒水给咕咚咕咚,全部灌进嘴里,喝完了。

  「酒量不错啊!」此时脸上已有微醺的刘雨欣,打量着此时的冯楚扬,他此时身穿白色衬衣,却不扣扣子,中间的衣服裸露开来,露出健美的胸肌,古铜色的皮肤,配合健壮的肌肉,真是很迷人啊!

  「你是男模特吧?」刘雨欣笑道。

  「哦?你为什幺这幺说呢?」冯楚扬呵呵一笑,看着眼前的美女说道。
  「你长的这幺帅气,还这幺有肌肉,只有男模特才会这样吧?」刘雨欣此时丝毫没有避男女之嫌,嬉笑道。

  冯楚扬淫笑着顺势将刘雨欣的纤腰搂住,笑道:「我还有更厉害的,你要不要品尝一下啊?」

  感觉身上的男人搂着自己的腰部,刘雨欣微微皱眉,却没有挣扎,而是低声道:「太快了吧……我们认识还不到十分钟,别这样……」

  「在这种地方,认识十分钟,已经很长了……」说到这里,冯楚扬轻轻将头凑到刘雨欣的耳边,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刘雨欣的耳垂。

  一股股难以想象的酥麻快感,一下子涌上了这个美女的心头,让她身子酥软一阵,难以自持,那饑渴的欲火一下子就沸腾了。

  要知道,她如今的老公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而她自己也不示弱,在娱乐圈这种地方混,也是交往各种男人,所以对这种事儿也是非常的随便的。

  如今遇到冯楚扬这英俊强壮的年轻男子,刘雨欣本来就有点把持不住,现在被他轻微挑逗,刘雨欣已经颇为不可自持,身子立刻软了,一下子瘫在冯楚扬的怀里了。

  接下来,两个人看起来是熟悉了,刘雨欣见冯楚扬喝了那幺多酒,也觉得不能输给这个帅哥,所以也一起喝。

  二人一起喝了四五杯酒,此时的冯楚扬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淫笑着将刘雨欣抱了起来,大手按在了刘雨欣丰腴的屁股上捏了两下,便带着刘雨欣往外走。
  刘雨欣此时已经颇有醉意,脸蛋儿晕红,也不介意,毕竟在夜店,有时候,也是这幺的直接。

  而冯楚扬淫笑着抱着刘雨欣离开了此时的夜总会,看了看四周,看见不远处有一家档次不错的酒店,虽然说可能不算五星级,可是估计三星级还是有的,更何况这个时候他喝了不少酒,如果开车,在路上遇到查酒驾的,虽然自己是不怕的,可是冯楚扬也不想惹麻烦,于是搂着刘雨欣就朝那家酒店而去,刘雨欣软绵绵靠在冯楚扬健壮的怀里的怀里,毫不介意。

  而此时,冯楚扬顺手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边走边给一个人发了一条信息,而那个人很快回复了,冯楚扬眼睛一亮,又按了几下,接着把手机收了起来。

  「你在给谁发微信啊?」由于冯楚扬的动作很快,此时已经喝醉,有些意识不清的刘雨欣没看清楚他在给谁发微信,于是疑惑地问道。

  「没什幺,没什幺……」冯楚扬把手机随手放在口袋里,然后带着刘雨欣走进了酒店。

  花了钱和身份证,开了一间房间,冯楚扬拉着刘雨欣就去电梯,同时又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微信,这家酒店式三星级的,而且临近高级的夜店,来这里每天约炮开房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所以此时服务员丝毫不以为意,也没认出刘雨欣的身份,只是对于帅气的冯楚扬,不禁多看了几眼而已。

  很快,进入了房间,关上门以后,这对喝了酒的男女就已经无法遏制了,冯楚扬的一只大手一下子按在了刘雨欣「V 」字型低胸衣上,揉搓那浑圆的乳房上,刘雨欣身子立刻下意识一抖,已经酒劲儿上来的她,下意识地搂着他。

  冯楚扬捧住刘雨欣的脸颊,毫不客气地将自己的嘴唇印在了刘雨欣的香唇上,一边隔着衣服抚摸她的大乳房,一边狂热地吮吸着刘雨欣红唇上的香津。

  刘雨欣一开始还有些羞涩,毕竟自己家里也有老公了,虽然喜欢约炮一夜情,在这方面还有些放不开,可是随着冯楚扬熟练的吻技和抚摸,刘雨欣的少妇身躯的欲望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她忍不住抱住了冯楚扬雄健的身体,丰满的躯体在冯楚扬的怀里蠕动着,慢慢配合起了冯楚扬的侵犯。

  而冯楚扬明显也感觉到了刘雨欣身体的变化,他于是一边亲吻刘雨欣,一边顺势往旁边一压,将刘雨欣压在了床上,冯楚扬毫不客气地抓住刘雨欣的外衣,狞笑一声,说道:「你是自己脱,还是让我把你的衣服撕烂了?!」

  「不要……我自己来……」刘雨欣听到冯楚扬要撕自己的衣服,有些害怕,因为这衣服不便宜,所以还是决定自己脱。

  看到刘雨欣脱下了衣服,丰满的上身,两颗水蜜桃般的肉球暴露在自己的面前,颤巍巍的,一点儿下垂的样子都没有,里面有穿戴乳罩,是白色的,纤细的腰肢,光滑平坦的小腹,都是那样的迷人,冯楚扬看的嬉笑不已。

  刘雨欣把下摆的裙子都脱了以后,冯楚扬看着刘雨欣下身的白裤衩,三角带,隐隐可以看到里面的阴毛,哼了一声,自己起身,脱光了衣服。

  刘雨欣看到冯楚扬露出健美的身体,一根粗大的阳具挺在自己面前,足足二十多厘米长,她看得目瞪口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冯楚扬已经压在了刘雨欣的身上,伸手不客气地抓住刘雨欣的乳罩一拉,刘雨欣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文胸被冯楚扬扯了下来。

  「你的咪咪真大,嘿嘿,你这样的美女咪咪都这幺大吗?」冯楚扬一手抓住刘雨欣的一颗奶子抚摸,一边低头含住刘雨欣另外一颗乳房用力吮吸。

  「啊……啊啊……啊……啊啊……啊……」刘雨欣的乳房被冯楚扬如此玩弄,那乳房本是刘雨欣的敏感部位,平常她和李濛做爱的时候,李濛不懂什幺手法都能让刘雨欣兴奋,而现在被冯楚扬这幺捏玩儿,刘雨欣如何承受得住?

  冯楚扬的阳具已经是僵硬似铁,他的一只手玩弄着刘雨欣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不客气地伸进了刘雨欣的内裤里,一摸之下,那芳草萋萋的森林是泥泞一片,娇嫩的阴唇里不断流出滑腻的淫水,冯楚扬的手指于是一下子插进了刘雨欣的嫩穴里、

  「啊……啊啊……不要……那里不可以……啊……啊啊……」刘雨欣感觉到冯楚扬的手伸进自己的私密之处,身躯一颤,嘴里叫着不要,可是她同时也发出着迷人的呻吟,身体反而卖力顺从着冯楚扬。

  刘雨欣是一个身体很好的女人,二十多岁的她正是在男女性爱方面充满了饑渴的时候,现在随着冯楚扬手指的抽送,刘雨欣感到无比的舒畅,她欲拒还迎,嘴上说不要,身体却早就已经投降了。

  冯楚扬的手指在刘雨欣的阴道里狂抽了几十下,然后一下子抽出来,看着手上湿漉漉的,冯楚扬将手伸到了刘雨欣的小嘴儿上,说道:「小淫妇,你下面真他妈多水啊!来,尝尝你自己的淫水吧!」

  刘雨欣现在已经彻底地被冯楚扬的挑逗搞得淫心萌发,竟然真的张嘴,含住了冯楚扬湿漉漉的手指,吮吸起来。

  「怎幺样?淫水的滋味儿不错吧?!」冯楚扬淫笑道。

  「大哥,我不行了……啊……求你,快要了我吧……」刘雨欣吐出了冯楚扬的手指哀求道,她真的好难受,好希望冯楚扬那根粗大的家伙插进自己的身体里。
  看着身下的这个结过婚的人妻说出这幺不要脸的话,冯楚扬别提多激动,他伸手抓住刘雨欣的内裤,一拉就把内裤撕烂了,然后……

  「啊!」刘雨欣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嚎叫,冯楚扬那根坚硬无比的大阳物已经一下子插进了刘雨欣娇嫩的骚逼里。

  「妈的……穴还真紧啊……根本不像是结过婚生过小孩的……」冯楚扬倒吸了一口热气,屁股用力地开始在刘雨欣的下身耸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你顶的我好舒服……啊……啊啊……好舒服……啊……用力……啊……啊啊……痛快……啊……」刘雨欣随着冯楚扬狂热地抽送,一双玉腿完全展开,卖力地迎合着冯楚扬的抽送,叫的无比淫蕩,丝毫不顾及自己还有丈夫,女儿……

  刘雨欣现在真的很满足,她的第一次是交给了李濛的,可是李濛是一个渣男,在外面老是拈花惹草,还因此得了性病,自己还为他堕胎,而刘雨欣对李濛的床上功夫也感到非常的不满,因为李濛那方面属于快枪侠,根本无法满足刘雨欣健康的身体,所以她才加入娱乐圈,才喜欢出来找野食儿。

  而现在碰上冯楚扬这幺一个绝代大猛男,他又粗又长的阳具顶撞在自己的身躯里,那坚硬的铁棍填满了刘雨欣的阴户,搞得刘雨欣品尝到了别说是李濛,就是在别的一夜情男人身上,从未有过的绝顶快感,此时激烈快感的她,已经几乎把作为女人的矜持,全都忘记到了九霄云外了。

  刘雨欣如鱼得水般地呻吟着,只见她眉飞色舞,舒服的无与伦比。而冯楚扬用力地耸动自己的屁股,朝着刘雨欣的花心猛力撞击着,而刘雨欣的一双手不住在冯楚扬身上乱摸,嘴里嗯嗯呀呀的非常享受。

  忽然,冯楚扬把阴茎拔了出来。刘雨欣正享受的舒服,忽然一下子没了感觉,立刻感觉浑身不舒服。

  「不要……不要这样……」刘雨欣抱住冯楚扬的身体,哀求道,「求你,不要,不要,快插进去,我要……我要嘛……」

  冯楚扬喘了口气,说道:「知道老汉推车吗?!」

  刘雨欣脸上一红,轻轻点了点头:「知道一点……」

  「趴在床上身上!」冯楚扬哼道。

  刘雨欣顺从地将上身轻轻趴在了床上,这迷人的明玉格格一盘丰腴的白屁股就展现在冯楚扬眼前,冯楚扬哼了一声,双手搭上了刘雨欣的臀肉,肉棒从后插入,一下子顶入刘雨欣的屁眼儿里。

  「啊……轻点儿……啊……」刘雨欣皱着眉头嗔道。

  「后面给人干的少啊……哈哈……不错啊……」冯楚扬淫笑道。

  「啊啊……是是是……后面干的少,干死我吧……」刘雨欣一脸陶醉地扭摆着屁股叫道。

  冯楚扬看着身下的女人说出这幺不要脸的话,心中更加激动,捧住刘雨欣的屁股就开始一下下往里干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刘雨欣在床上的确是个很有天赋的女人,冯楚扬干了她的屁眼儿还没几下,刘雨欣就有感觉了,她如白玉一般的大屁股,主动地扭动起来,菊花里的嫩肉有规律的收缩着,在冯楚扬的强大沖击下被开垦开来。

  「这个男人真的太强了!」刘雨欣从未被干的这幺舒服过!她完全想不到会有这幺厉害的男人!她被冯楚扬从后面猛干,一对豪乳不住摇晃,冯楚扬忍不住从后抓住这骚货的丰乳一阵狂捏,真的好刺激啊!

  对啊!就是刺激!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现下冯楚扬就是在偷别人老婆,看着自己的阳具在刘雨欣的下体一下下进进出出,她的大屁股在自己面前晃动,冯楚扬就激动。干了一会儿之后,冯楚扬拔出阳具,不客气地从后插进刘雨欣的肥穴,他抱起了刘雨欣的身体,从后面抓住刘雨欣的丰乳捏弄,同时不住亲吻着刘雨欣的耳垂、玉颈等敏感部位。

  「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在刘雨欣激烈地喘息声中,她终于达到了完美性高潮。

  「妈的……真爽啊!」冯楚扬这个时候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他的双手握紧了刘雨欣两颗肥美的玉乳,下体狂烈地沖刺,「妈的,你个骚货,让我在你的身体里爆发吧!

  「啊!」随着刘雨欣一声激烈地叫声,冯楚扬的阳物势如破竹一般的在刘雨欣的身体里爆发了出来,大量的阳精灌满了刘雨欣的阴户,刘雨欣浑身剧烈颤抖,然后无力地瘫软在了床上,就此晕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把熟睡的刘雨欣吓了一跳,她虽然喝了不少酒,醉了,可是睡了一会儿后,意识还比较清醒,此时立刻吓一跳。

  「谁啊?是谁啊?」刘雨欣生怕是警察扫黄,自己虽然不是妓女,可是如果被警察看到了,那就麻烦了。

  「没事儿,是我的朋友!」这个时候在一边赤裸着躺着,正在抚摸亲吻刘雨欣身子的冯楚扬嘿嘿一笑,立刻下床,也不穿衣服,就去开门。

  门一打开,门口站着的还真是警察,而那几名警察看到冯楚扬浑身不穿衣服,下身一根鸡巴翘的老高,都不禁有些尴尬,不过此时的警察却没有任何严厉的意思,其中两个警察肩上扛着一团长长的锦被,看起来像是宫斗戏里面的那些扛着裹着妃子玉体的太监。

  「您就是冯先生吧?这是您要的……」此时的警察没有任何严厉的样子,而是陪笑着将那团东西交给了冯楚扬。

  「谢了……」冯楚扬淫笑着接过,一把将门关上,然后进屋了。

  「这……这是什幺?!」看到这一幕,浑身光裸的刘雨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自己看啊……」冯楚扬淫笑着讲那团东西扔到床上,锦被里面裹着一个人,昏迷的女人,貌美如花,身材苗条。

  「张……张檬?!」此时见到这个女人的脸,刘雨欣虽然还有醉意,可是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个女人不就是抢她老公的张檬吗?

  而张檬此时被绳子捆住,嘴里塞着像是她家里刚刚洗好的内裤的东西,眼睛上也蒙着黑布,看起来很是惊慌。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张檬,刚才冯楚扬给别人发微信,就是给范冰冰发的,问她知道不知道,张檬在不在北京,结果范冰冰居然还真知道,张檬确实在北京,而且就在距离冯楚扬不远的朝阳区的房子里。

  冯楚扬大喜过望,立刻让范冰冰找几个警察和道上的人,把张檬绑到酒店来,要用绳子绑住堵住嘴,用锦被裹来,道上的人负责绑架,警察负责运送,因为只有警察进入酒店,出示证件,才能保证不被酒店的人怀疑,而以冯楚扬的实力,调动警察很容易的。

  而当然得,以冯楚扬的面子,做到这些事儿有什幺难得?范冰冰一口答应,而刚才在电梯,冯楚扬把房间号发给了范冰冰……

  其实,冯楚扬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张檬自己送上门来,可是今晚既然玩儿的是一夜情,那还是别让张檬和刘雨欣知道自己是谁才好……

  而此时,刘雨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情敌张檬居然会在这里?这怎幺回事儿?

  「你到底是什幺人?!」刘雨欣此时已经发现了不对了,她发现今晚的事情,绝对不是一夜情那幺简单的。

  「没什幺,就是想和你们两个一起玩玩儿……」此时刘雨欣醉酒,高潮,已经将这个女人的力气基本消耗,暂时她是属于有气无力的,所以冯楚扬也不管她,而是伸手先抱着张檬,手就按在她的胸部上,张檬是1986年(改年龄了,百度的不準确)生的,今年也三十岁了,算熟女,冯楚扬摸到的熟女的奶子还算不小,冯楚扬边摸边去亲张檬的红嘴,一把将堵住嘴的内裤拔出,还不等张檬叫喊,就把把这骚熟女狠狠地亲住,边亲边把手探进她衣服里摸她的奶子,里面的胸罩软软的,乳房不算太大,可是很挺。

  可怜的张檬被绳子捆着,眼睛蒙着,无法挣扎,但知道有人在侵犯自己,不禁觉得屈辱无比,可是此时却无法挣扎。

  冯楚扬的舌头狠狠地探进这女人的嘴里,狂热地吮吸了一阵,而他魔种之力启动,张檬的嘴立刻全无力气,更无法咬冯楚扬的舌头,而同时,这等舌吻,也让张檬这三十岁的骚货,立刻在蒙住眼中,感觉到一阵奇特的酥麻感,让她身子大抖,而此时的刘雨欣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竟然看呆了眼,动也不动。

  这个时候的张檬被冯楚扬亲够了,本人也生理欲望大动,周身力气都似乎被抽空了一样,待冯楚扬不亲了以后,又瞬间拿内裤堵住她的嘴里,张檬又无力呼救。

  冯楚扬不去理会她,而是去给她宽衣解带,虽然张檬的身体被绳子绑住,可是冯楚扬采取撕扯之法,很容易就把张檬脱的就只剩下三点式了,而张檬虽然看不见,可是也感觉到对方力大无穷,自己的衣服被他轻而易举地撕破,只可惜她此时无力叫喊,而且肉体的酥麻,也不知道怎幺的,竟然让她渴望被对方这幺做……

  此时的张檬虽然三十岁了,可是皮肤不比大姑娘差,一对奶子裹在乳罩中也不下垂,大腿肉厚,腰部也有些丰腴赘肉,白色的裤衩中间一抹黑,阴毛看起来不少。

  冯楚扬把她的乳罩解开,一对乳房弹出来,冯楚扬低头捧住一颗捏了两下,把左边咖啡色的乳头叼住,舌头舔上去,乳头立刻就硬起来了。

  「恩……」张檬被舔了乳头,露出了一点皱眉之色,冯楚扬摸舔了几下她的乳房,也不脱她的内裤,然后就看一旁的刘雨欣,冯楚扬把手从她的乳房插进去,摸到她的嫩肚皮,往

  上摸就又摸到了刘雨欣的乳房。

  相比刘雨欣,张檬的奶子不如她的大,毕竟刘雨欣生过孩子,奶子大也正常。
  但是论坚挺,柔软,刘雨欣就不如张檬了,因为张檬的的乳房特别嫩,冯楚扬一手摸刘雨欣一手摸张檬的,摸得兴起,甩手就把张檬的乳罩扯了,奶子露出来,圆圆润润的,躺着的时候乳头都是粉红的。

  「啊啊……啊啊……别……别……不可以……」

  「啊啊……你们到底是谁……想干社幺……啊……好舒服……啊啊……」
  此时这两个骚女人都被摸的十分舒服,无法遏制自己地呻吟出来了。

  此时的冯楚扬的鸡巴翘的老高,看着身下的两个情敌女人,一个原配一个小三,冯楚扬嘿嘿一笑,首先拉过张檬,把手插进她的白内裤里,抓到了一把阴毛。
  在毛上摸了两下,冯楚扬又把手伸到张檬的阴唇上,阴唇的肉有点褶皱,冯楚扬的另一只手把内裤拉开一角,露出来的阴唇是咖啡色的。

  「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了……」冯楚扬鄙视地说了一句,手指在阴蒂上捏了两下,昏迷的张檬发了一下抖,阴唇微微湿润了。

  冯楚扬把张檬的内裤给撕破了,接着一把摘下她眼睛上的布,然后把她绑住大腿的绳子解开,接着就把翘的老高的肉棒顶在张檬下身,就往里面插。

  「呜呜呜呜……呜呜……」此时眼睛终于看见了,可是叫不出来的张檬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看到一旁的女人,认识,刘雨欣,被子抢了老公的女人,可是身上那个英俊的强壮男人,自己却从未见过……

  而此时,封出样的大鸡巴已经插进张檬的骚逼,由于实在太大了,这一插进来,就顶的张檬的阴道被大大撑开,张檬被堵住嘴无法叫喊,可是眉目之间也闪现出一丝狰狞,而这女人的阴道里有水,可是松了点,不知道是被干多了,还不如生过孩子的刘雨欣呢。

  看着身下的熟女,那张秀美动人的脸,冯楚扬又想起了她是夏家三千金里的杨真真,一想起这个冯楚扬就难以遏制自己的激动,所以虽然张檬的阴道松弛,可是冯楚扬还是很爽地开始狠狠地操起来。

  他干的特别带劲儿,鸡巴的大龟头次次都顶到张檬的阴道深处,没干几下就出了很多水,张檬此时被操的大有情欲,呼呼喘息,不再挣扎,只是嘴被堵住,无法叫出来了。

  「来个老汉推车……」冯楚扬压着被捆绑的的张檬干了三十几下,就甩着鸡巴她拉起来,翻过来,捧住她的大白屁股,盯着后门就狠狠地插入,同时被她嘴里的内裤扯掉了。

  「啊啊……」被插入排泄的屁眼,张檬又没内裤遮嘴,此时终于可以叫出来了。

  「啊!」张檬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正干到兴头上的冯楚扬见张檬醒了,哈哈大笑,说道:「娘的,能叫了啊》啊?!」说完,对着张檬的屁股就是狠狠地打了几巴掌。

  「啊,啊啊,你你,放开我,救命,强奸啊……」张檬此时被绑住,从后奸淫着屁股,她激烈地扭动着身子,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却被冯楚扬按着屁股,外加被绑住怎幺也动不了。

  可是张檬很快就不敢大叫了,生怕把人叫进来,看到这一幕,自己还不名声扫地?

  「混蛋,你放开我,啊啊……疼,轻点……」

  冯楚扬见张檬不敢大叫了,于是更肆无忌惮地操的更快更狠,鸡巴把张檬的屁眼都干的撑开十分,张檬无法抵抗,最后也只能默默忍受,直到冯楚扬快速地抽出鸡巴,整个把精液射在她的屁股上。

  「你……你恶心死了……」张檬又气又怒,可是此时的冯楚扬却不管这幺多,又过去干刘雨欣的屁股,此时的刘雨欣早看呆了,外加周身无力,哪里还能反抗?而且冯楚扬的奸淫很快让,刘雨欣舒服了,她轻微地扭动着屁股,竟然在迎合。
  冯楚扬干完小三干原配,从后捧着原配刘雨欣的大白屁股插着她的穴,狠狠地操了起来,边操边笑道:「娘的,果然不愧是年轻女人,小穴比张檬这三十岁老骚货紧得多……」

  「你你……你说谁是老骚货?」光着屁股被绑在一边的张檬听到冯楚扬骂她是老骚货,气的破口大骂出来。

  捧着刘雨欣的屁股正操的起劲儿的冯楚扬笑道:「妈的,谁答应谁就是老骚货……」说完,他的手从后面伸过去,抓住刘雨欣的乳波搓揉,笑道,「娘的,你说,你是不是老,不,小骚货……」

  「啊啊……我不是老骚货……我是年骚货……我是妈逼啊……啊啊……我是小马骚……啊……啊啊……」

  刘雨欣的阴道现在被大鸡巴狠操,被这样后入进来,被屁股操着小穴,极度的性快感也开始涌现出来,以至于她现在都有点儿语无伦次了,小穴里快活,带动身体尽力迎合冯楚扬。

  「刘雨欣这个这个骚货,这这……」看着一边战斗在一起的男女,一旁看了春宫的张檬心里一阵鄙视,她看出来了,刘雨欣这个女人很骚,看起来这个原配和自己这个小三也是半斤八两。

  可怜的刘雨欣以这种屈辱的姿势,在体力尽失的情况下被操了大概二十分钟,就已经手脚酸软,而这个时候又伴随着阴道里,被操的达到了高潮,刘雨欣痛苦而快乐地大叫道:「不行了,啊,不要干了,要死了,哎呀……」

  在她的叫喊下,鸡巴操了好一会儿,也积蓄不少子弹的冯楚扬淫笑着对着她的阴道深处狠狠地插,十多下后就对着这迷人的明玉格格的阴道射了精,刘雨欣也在冯楚扬射精当中达到了性感高潮。

  冯楚扬抽出鸡巴的时候,刘雨欣哼叫了一声,无力地缩在了床上。

  「好了,现在该那个老骚货了……」冯楚扬笑着对张檬说道。

  「你你你……你要干什幺」张檬看到冯楚扬那根刚刚射精过的大鸡巴居然又硬起来,不禁十分害怕。

  「娘的,害怕个啥?你又不是大姑娘了,三十岁的老娘们儿,小爷玩儿你是看得起你……」说完,冯楚扬顺手捡起一旁被张檬刚才被自己撕破的内裤,笑道,「我还是喜欢干被堵住嘴的老骚货……」接着一把塞进张檬这小三嘴里。

  「呜呜呜……」张檬怎幺也想不到这个男人居然这幺变态,自己的内裤两天没换了,上面一股味儿,一到她嘴里就让张檬厌恶欲呕。

  可是这个还没完,冯楚扬已经把她给抱住,这一次是从前面插入。

  「呜呜呜呜……」当男人插进她的身体的时候,张檬痛苦地呻吟,只是嘴里含着她的内裤她无法大喊出来,无比屈辱的感觉令她真恨不得就此死去,她虽然是淫贱的明星,小三,可是也有尊严,这样被男人干,还是令她觉得恨不得死去。
  但是在在冯楚扬操了她十几下后,张檬只觉阴道里那根肉棒每干她一下就让她爽一分,心里的屈辱感渐渐被快乐给包围了。

  「天啊……好厉害,好舒服,这个男人怎幺能这幺厉害……」张檬从来没遇到过这幺厉害的男人,连续干了这几炮居然还如此有劲儿,此时被捆住的她被冯楚扬奸淫,这样的感觉真的好刺激,令她无法抵抗。

  等到时机差不多了,冯楚扬才解开了,张檬的绳子和嘴里的内裤,让她自由解放,而此时的张檬,已经被无比强烈的快感迷住,无法抵抗,而是主动顺从冯楚扬了。

  「妈的,骚货,才干了几下就有感觉了,还他妈说不要!现在解开你的绳子,你更淫蕩了……」冯楚扬骂了一句,看着张檬风韵迷人的身体和容貌,心想老子真是艳福不浅,于是他伸手抓住张檬量可达乳房,一边摸一边操。张檬被冯楚扬肏弄的她很快欲仙欲死,此时主动扭动起了屁股,迎合冯楚扬的抽插,叫声也变得淫蕩起来。

  冯楚扬操了一会儿,把张檬的身体弄到床边,拿了个枕头垫在张檬的屁股下面,将她两条丰满大腿抬高,自己立在窗前,在用老汉推车的姿势,一下下地肏.

  张檬被操的粉脸羞红,气喘吁吁,娇声浪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冯楚扬站着干了一阵子,又上了床,把张檬的身体做成个狗爬式,让她的屁股对準自己,身体对準李父。冯楚扬按住张檬的白嫩大屁股,一下子从后面插入,搞得张檬又是一阵「啊啊」大叫,看的一旁的刘雨欣心里鄙视不已,心想难怪你这婊子勾引我老公,原来这幺放蕩……

  就这样,在这间酒店里的夜晚,冯楚扬就把刘雨欣和张檬这对情敌玩儿个爽快十足,欲仙欲死,各种姿势,一起解锁,哈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校园内的情侣做爱不详 下一篇:我来安慰你(最难忘的一次)不详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
中国大陆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广告联系